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暗焚琴木一点香

落花 心事 人间的旧物

 
 
 

日志

 
 
关于我

曾经品味圣书贤,忠厚传家四十年。 浮世春秋悲铁剑,文章锦瑟断云烟。 手中笔墨描梅落,杯里山河映月圆。 寂寞春心诗恨老,挥毫写意醉秋莲。

网易考拉推荐

情种  

2006-07-12 10:53:17|  分类: 心情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情种 - 伊人刀 - 暗焚琴木一点香
我其实生的虎头虎脑,没什么特点,一双眼睛没有多少精神。其实说叫我情种一定有人反对,说:你这样的也配当情种,人家情种谁家不是英俊潇洒,风流倜傥。我只能无奈的对他说,我不是情种,我天生不是情种。 
  其实说我自己是情种,其实我也不是很小就懂得男女之间的那些事,只是自己很爱那些快乐美丽的女孩子。 
  一、
  当我第一次知道自己喜欢一个人的时候那时我就上五年级了,那是班里有一个小女孩,淡淡的像一株开在路边的黄菊花,碎花的上衣,两个小麻花辫子,整天脸上是灿烂的笑。她的名字叫菊。她是我的同桌,当后来大家都唱老狼的《同桌的你》的时候,我就想起她,想起那个小小的乡镇,想起校外那片小树林。
  那时我的学习成绩还不错,我总是考不过菊,她的数学好的让人不可相信,上数学课的时候,她老是把手举得老高,老师老叫她,她也老是答对,那时我就恨死她了。我想如果有一天我当了老师,我一定要出最难的题让她做,做不出来我就让她罚站,站两个小时。那时我就盯着窗外,蓝蓝的天上有白白的云,一两只白鸟在天上飞。 
  我喜欢作文,每次作文老师总是读我的作文,那时我故意偏头看她,我看到她清澈的眼里满是敬佩,那时我都快美死了。 
  那一天是个很平常的一天。她红着脸对我说,那时我们男生和女生是不说话的,谁要是和女生说话,那就是找小媳妇。尽管我们只是在一个小乡镇上学,抬皮肤就看到高高的山远远的站在我们的视野里,我们听说很远的地方的城市,城市的灯下长着我们细小的梦想。她说,你教我作文,我教你数学好不好。 
  声音很小,像是蚁子在叫。我很惊讶,我张着嘴张了老长时间,我不知我是不是脸红了,我看见她像菊花一样的笑脸露出清澈的笑,我只是用力的点了点头。天啊,我发现我爱上了她。 
  那年我只有十二岁。 
  学校对面是一片小树林,当我十几年后又去那里的时候,那里只是一座生产矿石的厂子了。那时我记得是一片红树林,黄昏的时候金色的阳光漫过树梢,洒下斑驳的光影,叶子在风中响着无韵的音乐,远处不知道是谁家的女子唱起歌,传的很远很远。 
  在学校我们是不敢说话的,只有下了晚自习,我们才到那小树林里去学习,月光像碎了的花朵,满地都是,她给我讲数学,我给她讲作文,叶子的香味让我们有点迷离。我说这树一定开花,她说那是叶子的味道,最后我坏笑着说那是你的味道,她就追着打我,小树林里撒下了我们年轻的笑。 
  不过我们只是学习,没有另外的其它动作,这一定让看客们很失望。那才是八十年代初,人们什么也不懂,不像现在的孩子,他们像熟桔子等人摘,散发着腐烂的芳香。 
  我只抓过她一次手,那时已经很晚了,没有月亮,路上没人,她害怕,就情不自禁的抓住了我的手。她瘦小的手像一条鱼静静的躺在我的手里,那时我是不是有很坏的想法,我就不记得了,那是我一定不会说爱你或者 LOVE YOU之类的话,我不知那是不是真的爱。 
  我不知道她是不是也偷偷的喜欢我,不过她老是把家里的玉米偷来我吃,金色的玉米现在我一看还有好感,也许那就是菊儿的象征。 
  很快我们就要毕业了,我们的成绩都提高的很快,我也能在数学课上回答问题了,而她的作文偶尔也许在课上被老师读,那时我们就在底下偷偷的笑,抬眼向校外看,那片小红树林正在风中唱。 
  再后来就毕业了,我们在小树林里红了眼,我都差点掉下了眼泪,她塞给我一个东西就跑了。那是一个硬皮笔记本,在那时候那是很珍贵的礼物。 
  上面写着: 
  友谊比海深 
  情谊长又长 
  愿君有好运 
  他年莫相忘 

  后来我们就毕业了,她考上了重初中,我还给她写过信,过年的时候还给她寄过明信片。 
  再后来就听说她转学了。 

  二 
  时间是最好的药,它能让人很快忘记一些心痛的事。 
  当我上了初中,我很快就忘了叫菊的女孩子,也许这就是所谓情种本性吧,根本的原因是我又喜欢上了一个叫玲的女孩子。那是我第一眼见她,我就觉得我喜欢上了她。 
  她长得高,长长的头发扎成马尾巴。她爱笑,她银铃般的笑声在空气里传得很远,穿过窗户,碰到窗外的叶子上,落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声响。她喜欢体育,她曾经代表我们学校去县里运动会拿过短跑冠军。 
  她不是我的同桌,她坐在我的前面,每当我一抬头的时候,我就看见她黑黑的头发在风中轻轻的飞,象是一匹黑色的瀑布。那时我心里就想用手去摸她的头发,想试试它是不是像我家的那头黑马的鬃毛一样又黑又亮又光滑。长大之后我就梦想找一个长发飘渺的女孩做我的新娘,也许就因为那时我就爱上了长发女孩的缘故。 
  由于我比较喜欢写写画画,所以每次开运动会的时候,学校为了争精神文明奖,就让我们几个去现场向大会广播投稿,写什么好人好事,赞美运动员之类的稿子,我特别喜欢玲在场上的那种感觉,白白净净的,玉树临风,像一只小白鹿站在绿绿的草原上,被风吹起来的心情仿佛是一湖荡漾的水,涟漪无限。 
  你生命的双脚站在风上\我看见花在开放\从来不需要说什么\只要努力\我们并不在乎掌声和花朵\\你的身影风样闪过\我听见诗歌的诉说\什么样的赞美都是云烟\我们站在生命的起跑线上\热爱生活。这是我在运动会上写给玲的诗,我不知道她是不是懂,但我看到她在我的诗中飞奔的时候,我的心里汹涌膨湃。 
  那一次她在运动会上受了伤,老师让我陪她上医院,我在那里陪了她三天,我还别有心计的从路边采了了一束花。黄黄的,瘦瘦的,淡淡的香。我在医院里给她讲故事,读我自己写的诗,她那里像一只安静的小猫,静静的倦在被子里,注视着我,清澈的眼睛里闪着动人的秋水。从此之后,我的书洞里就不是会有一块糖或者会有或青或红的一个苹果。 
  我不知这是不是真正的爱情,我总是看到她黑亮的马尾辫才能上好一节课,但我们从来不同有单独一次出去,出从没有拉过手,在路上见了,也只是笑一笑。但这一种内心的感动,足已让我心情美好的渡过我的青春。 
  但有一件事改变了我们,因为一件事,我们俩吵了起来,接着就扭打起来,不经意间我推了一把她的前胸。天啊,我摸到了一个软软的,像馍头一样的小肉坟。我吓呆了,手像静止一样放在那里,而玲在扭动几下后也呆在那里了,几秒后就哇的哭起来,接着就跑了出去……… 
  从此之后我们就再也没有说话。 
  毕业之后她去了市里的体校。 
  毕业后,我给她写过信,可如泥牛沉海。 
  不知道现在的玲是不是还依旧的好。 
  三 
  没有爱的日子里,心其实是空白的。我们内心总是要留一片小小的空间,给我爱的人和爱我的人。 
  也许自己注定是为爱生的,没有爱的生活中,我像一只没有方向的羽毛,在空气中飞。我不知道它是不是在寻找自己的草地,找属于自己的那一朵黄菊花,在花影里安下它和平的家。 
  当我从乡镇到城里去上高中的时候,那些花枝招展的女孩子像是长了翅膀的蝴蝶一样,我不知道那一个会是我心的家,我不知道这些从山里来的种子是不是会发芽,长出一棵会开花的树。每当我招头的时候,我总看到教室窗外长的郁郁葱葱的月季,红得有些妖冶,一缕一缕的花香,薄薄的,让年轻的自己有些醉。 
  就是那样一个夜晚,我开始认识红的。红其实不是我的同学,她已经参加工作。我们之所以认识,是因为那时我已经开始疯狂的喜欢文学,梦想长大了做普希金,做托尔斯泰,做巴金,文学像一团火在我的内心燃烧,让我年轻的心里充满光荣和梦想,文学让我迷醉、让我狂热。我们一伙人像地下工作者一样油印文学刊物,至到今天我还是十分喜欢油墨的芳香,我知道那是一个少年梦想的芳香。 
  红喜欢文学,其实那时是一个文学放纵的年代,文学可以比金钱珍贵,甚至比生命更让人珍惜,我们是那样的热爱海子,我们称他是文学中的民族英雄。红是不是把我当做她心目中的海子我不知道。 
  那是一个春色迷离的夜晚,寂寞的校园被花香覆盖。红来找我,我们去了一家咖啡馆,抒情的音乐张开它动人的耳朵,两杯加了糖的咖啡在那个欲望的春天里沉默,我看见细高脚的玻璃桌上放了一个瘦瘦的陶花瓶,一支深红色枫叶散着有点寂寞的清香。红细细的手里夹了一只烟,袅袅青烟中我看到她清澈的眼睛。那时我知道我爱上了她,只在那一刻。我很深沉的给她请诗歌,讲北岛,讲海子的诗, 
  我们面向大海 
  春暖花开 
  我是不是装的很像。 
  从那这后,我开始和红在一起,那时一段快乐的日子,这是我爱情生涯中最美好的时光。在我遇见她的第十个晚上,我们去爬山,在松针的清香中,我握了她小鸟一样动人的小手,在一片迷离的月光中,我吻了她,她湿湿的嘴唇沾满了春天的月光和松针的清香,我紧紧的拥着她,闭上我的眼睛,我看到月朗星稀的夜晚,都静下来,这个世界散发着松针的清香,万物都静下来,在我的心中放下一片我18岁的月光。 
  我以为我成了世界上最幸福的人,我以为我找到了爱情和诗歌,在一场雨后我就不知为什么的病了,白白的,细细的管子扎进了我的血脉,透明的液体把生命导进我的身体。我是一只投火的蛾,在燃烧和疼痛中涅磐和升华。那时我在病里想红,就像想在学校窗前开放的月季花上面掠过的风。 
  红,在我的病之外,你是不是还在想着诗歌的我? 
  可不知为什么,到今天我也不知为什么,红给我写来了信,她说我们之间并不合适,她只是一朵不经意间飘过的云,这里不是归属,她不能在这里停留。她是故意在伤害我,用爱情的小刀扎我那颗小小的心。那是我们认识的整整第三十天。 
  我躺在床上,点燃了她写给我的所有的信,黑黑的纸片像是这个春天的蝴蝶,幻化成爱情的诗歌,在那个春天的夜里放歌。 
  那年我没有考中,但我写了好多诗歌,我给我的诗集起了一个名字,叫《黑蝴蝶》。 
  后来我想,也许红就是上帝送给我的诗歌,在我年轻的生命里一只会飞的蝴蝶,我会永远记住她。 
  四 
  回想我这些像野花一样稚嫩的爱情,仿佛我没有真正的爱过。
  当我踏上大学校门的第一天,我就想要好好恋爱一场。可我看到学校那一天起我仿佛就没有了什么动力.寂静的小城被古老的怀念笼罩,小城像是我小时候路边的野花,淡淡的开着,寂寞花香无人赏。抬眼看去,可以看见清代的阁楼的一角飞檐,有一两只燕子在湖蓝的天空下飞,我可以闻到历史和青铜的味道。 
  我的日子平淡如水,除了上课我就是写一些孤芳自赏的诗,或是爬在栏杆上看那些像蝴蝶一样的女孩子在春天里飞来飞去,想哪一个才是我心中的安琪儿? 
  我认识惠是在我大三的时候,她出生在海边的一个城市,所以我对海有一种别样的感情,海都是女人的,每当我看到海的时候,我都会想起那段美好的日子,想起那个一头长发,善良快乐的女孩。 
  周未的时候,我用单车带着她,去看那个小城的落日,让我们年轻的快乐给那个古老的小城涂上一层青春。 
  对了,讲我这个故事就不能不提另外两个人,旦和玲。其实他们都只是我的系友。只是为了准备一场学校的辩论赛,我做为组织者,找到了他们,那时我才认识惠。我不知道惠会不会看到这篇文章,她会不会还记得那时我的模样。也许缘分就是擦肩而过的风中的一朵小花,把握住了,你手中就会留下一抹芳香,如果错过,也就只能看风不经意间掀起你的衣襟。 
  比赛并没有取得成功,但我们四个人成了好朋友,我不知道我是不是有目的的找到惠,但我是真的喜欢上了这个长头发的善良女孩。那时旦在疯狂的追玲,而玲却像什么也不知一样整天乐哈哈的。其实我是一个不善于表达的男人,这也许是我找了那么多女孩子一个没有成功的原因。现在的女孩都长了一双吃蜜的耳朵,没有一张口吐莲花的嘴也许不会打动她们的心。我不知道怎样去表达自己的感情,我只是和她们在一起快快乐乐的浪费着青春。 
  旦是一个很会说的男孩,要不我也不会选他做我们系队的队员。他因为追不到玲而苦恼得狠,而我也因为不知道怎样表达自己而郁闷,我们成了同病相怜的人,有时他就会跑一允的宿舍和我彻夜长谈。 
  一个春天的晚上,我的爱情故事总是和春天有关,我不知道我的爱情线的另一头是不是系着一个月色妩媚的春天。学校的紫藤刚刚开花,香味里的月色斑驳一片。当我从教室里回来,准备去找惠的时候,我发现了一个让我无法相信的秘密:惠和旦在一起。 
  我没有像电影里那样恸哭失声然后转向狂奔,我只是呆呆在站在撩人的月色里,脑子里一片空白,下了一场雪。我手里拿着一朵月季,我准备今天向她说出藏在我心中的那份感情。 
  天就忽然阴了起来,下起了雨。是不是老天也看到我这失败的情种的伤心痛,我只感到一粒雨打在我的心上,冷嗖嗖的疼。 
  我现在才明白,我只是做了旦的一棵棋子,以我们四个人在一起玩为借口,去实现他追玲的目的,可当发现玲并不像想像中那样容易追的时候,他就开始追惠。玲后来对我说,她其实已经有点喜欢旦了。 
  我们就在那一个雨后的夜晚,四个人流着泪坐了一夜。谁也没有说什么,我只听到外面风在扣窗子,檐雨一滴一滴的落下来,嘀嘀嗒嗒的响。 
  我以为我不会再喜欢惠了,其实我发现我错了。尽管以后很长的日子里我们都彼此不说话,但我发现我还是那样深深的爱着她。当她再一次敲我的窗子,说一声:去看电影吗?我就找不着北了,那时我才知道我是真的爱上了惠,是那么的深,那么的刻骨铭心。 
  我不知道惠是不是也爱上了我,我从来不敢说我爱你那三个字,我心里知道她是一个城里的孩子,我只是一个山里出来的农民的孩子,我们有太多的差距,我不奢求什么,能够和惠在一起,谈谈生活和未来,一起去看一场电影这已经让我很满足了,惠也似乎知道什么,我们就那样很快乐的过了一年不谈爱情的爱情。 
  那是七月,一个分别的季节,我们像所有的校园爱情一样要分手,那时我哭了,我握着她的手,给她哭我写给的最后一封信:直到今天我才知道我对你的爱有多深,直到今天我才明白你在我的心里位置有多重要,没有我的日子里也许你还依旧的鲜花和快乐,而没有你的日子里,我不知道是不是还有笑容和阳光…… 
  她只是趴在我的肩上哭。摇了摇头。 
  就这样失去了。 
  汽车带走了我的爱情 
  只有风,吹乱了月色。 

  评论这张
 
阅读(3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