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暗焚琴木一点香

落花 心事 人间的旧物

 
 
 

日志

 
 
关于我

曾经品味圣书贤,忠厚传家四十年。 浮世春秋悲铁剑,文章锦瑟断云烟。 手中笔墨描梅落,杯里山河映月圆。 寂寞春心诗恨老,挥毫写意醉秋莲。

网易考拉推荐

故乡(组诗)  

2006-08-14 15:17:48|  分类: 诗歌如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故乡(组诗) - yonghaiyin - 暗焚琴木一点香
 
A麦香飘过的乡土
麦香飘过的乡土 
像薄薄的月光覆盖我的梦乡 

沉默或者倾诉都不重要 
我看到你朴素而沉重的双手 
在我们所有可以走到的地方 
种上庄稼 蔬菜和淡淡的野花 
都会撒下像金子一样金黄的阳光 
给所有流浪的游子一块可以安放心灵的黄土 
让天涯的人不再孤独 

此时 多么美好的关注 
神祢在天空里睁开他秋天一样的眼睛 
柔软的手指触摸我们冰冷的额头 
一缕清香 连绵不断 
漫过我像葵花一样低垂的头颅 
我长满野草的身躯 
漫过山岗 城堡还有我母亲的村庄 
漫过森林 河流和我们能看到的亲戚 
漫过我的一切一切 
让我在这个安静而充满欲望的季节里 
像一株没有结婚的麦子 
等待一场从远方吹来的风 
在我清澈的内心里漫溯 

我只是这片土地九百九十九个孩子中的一个 
在冥想和沉醉中被关怀也被铭记 
我们的父亲从来都是这样生活并且幸福 
他们在这里点燃着最后的灯盏 
给玉米、豆子还有所有要回家的孩子 
留下今夜温暖的门 
我是在八月的一天被母亲生了下来 
麦秸垛 小米粥还有一件碎花的褂子 
我听到土地正在黑夜里自由的呼吸 
我的血液里淌着绿色或者黄色的血 
麦子 我的小名 这片生生不息的热土 
我们正在被一点点的融化到 
你浓浓的芳香里 在我们不可启齿的夜晚 
在平原或者更茂盛的草地里 
我会闻到你神秘而纯净的麦香 

在所有的嘴唇之上 在所有的诗歌之上 
在我们所有可以土地之上 
你漫不经心的来到窗前 
我们看到种植的芍药 指甲花还有一团一团的喇叭花 
哪 一个是你深藏的笑脸 
我可以体会到你的体温还有你迷离的眼神 
什么才是这个世界最终的结局 
美丽的婚礼 安静的死亡 
秋天最后一片叶子 还是 
唇与唇之间盛开的红色的花期 
转过身来 我只看到祖先的坟墓和一束 
白色的菊 

飘着麦香的乡土 
可以用我们所的诗歌来纵情歌唱 
为什么所有的人们都在那里沉默 
一种又一种的语言我们都放在嘴边 
说出什么一个形容词 
都在你的面前无话可说 
我要在这个夜晚保持沉默 
象石头一样沉默 
一种感动像是风吹进了我的眼睛 
让唯一的一滴眼泪 
像星星一样闪烁 
 
B吉祥的岁月
 
揉碎所有的日子 像揉一把烟叶 
浑浊的眼睛 仰望澄明的天空那柄七星的图腾 
那些被我们关爱着的庄稼 在这片沉睡的土地上 
等待最后的太阳的收割 
母亲正在田野里穿行 前额上的阳光闪着光泽 
村庄和那些水洗的石头 
在这古老而深厚的大地上 漫漫起舞 
漫漫起舞 
镰刀起舞 收获吉祥的岁月 收获眉尖上那唯一的微笑 
月朗星稀的夜晚 秋虫的歌声仿佛姐姐的歌谣 
我们被月光抚摸 
我们听到庄稼幸福的私语 神祢慢慢打开我们纯静的内心 
麦秸垛 那些简单而清澈的谜语 
九月 我们芳香的九月 
父亲象是一块沉默的石头 

祖先已经住在我们种满楝树的山坡上 
他慈祥的目光好象阳光 
子孙们正在那些高大的葵花下 临水而歌 
那一定是史诗 那一定是最后的生命 
当田野金黄的诗和庄稼被收进苫苇席  
母亲 怀抱一抱柴草的母亲 
在袅袅的炊烟里 化为新岁的祝福 
在土地庙的神圣的膜拜中 
静静在听天空 以及土地他们慈祥的教诲 
在吉祥的岁月里 
真正的拥着庄稼 做一次生活甜美的梦 
 
C关于冬季
 
北匣石 是我的家乡 
我的家乡在北方 在黄河更北的地方 
冬天 雪正细细的铺在村庄之上 
父亲只听柳子戏 梆子腔 
很有滋味的吧嗒一根烟管 
赭红的烟头 把他沧桑的脸映红 
乌鸦在二奶奶家的山墙上保持沉默 
抬眼可以看见二呆子家的媳妇红红的嫁衣 
小麦正在睡觉 
一个冬天的梦想像细碎的盐粒 
慢慢靠近生活的本质 

冬天的雪下得很朴实 
像是乡下人的婚姻 
两件漆了红漆的镂花家俱 
一匹淡黄色的绸子 
父亲冬天阳光一样的眼睛半闭半睁 
水壶很有节奏的唱着一支谣曲 
门外的树已经瘦了许多 
像父亲那瘦骨嶙峋的十个手指 

父亲把镰刀磨得瓦亮 
它挂在去年挂过的地方像一柄月初的月亮 
闪闪的光芒 
闪闪的光芒 
把这个冬天和我神秘的父亲 
一起淹没 

冬天的北匣石就这样古朴地呆在黄河以北 
冬天的父亲就这样安详地倾听雪花的低吟 
寂静 悠远 平实 
一柄镰刀远比诗歌的名字更响亮 
在北匣石 在北方 在中国 
在可以看到小麦和生命的地方 
雪正漫过我们祖先的村庄 
D读一位老农的手掌
石头 或者比石头更深刻的山 
我看见河流流淌的平原 
在八百里沂蒙里谁还记得千千万万个父亲 
硝烟里推过木轮车 抗过炮弹 
在秋天的十月里 
把最后一串老玉米挂上了杆 

镰刀 月亮弯弯的影 
村庄正在炊烟里变得安静 
河水洗过我们泛白的日子 
在我们开始懂得爱与恨的时候 
他正用结实的大手抚摸我们温暖的头 

麦田 女人的腰身还有时间的脚印 
自然而经典的落在岁月的深处 
一块和平长满 庄稼的土地 
在夕阳里只是帖紧自己的心脏 
像雪花覆盖村庄 
像花朵离开想象 
一双手 像是一首诗 
或者一盏灯 
把我们菜色的日子照亮 

我们生活在这片土地上 
石头盖了房子 
河水浆洗衣裳 
在一条崎崎岖岖的生命线上 
我们活着并且成长 
 
D收割
 
麦子是一个知恩必报的处女 
她藏了二十年的红嫁衣在今天开放 
阳光像一朵金色的菊花铺在大地上 
麦子 我乡下唯一的亲戚 
低下她丰满的头颅 
等待你弯月一样的镰刀 
在我如水的腰肢间穿过 

推开木格子的窗子 风停在屋檐下 
蚂蚁正在准备最后的收获 
日子是这样平静而安详 
父亲穿上他藏青色的上衣 
母亲为谷神斟上最后一杯陈米酒 
镰刀在阳光里起舞 麦子幸福的倾倒 
我们是田野里曼妙的舞者 
姐妹们潮湿的山歌在空气里飞扬 
这是五月 
这是我们乡下人的感恩节 

我们把麦子和阳光一同用马车拉回家 
孩子在麦场里大声地说话 
月光被我们一片又一片的帖在生活里 
麦粒的光芒正越来越高 
村庄在五月里变得越来越伟大 
我们幸福而迷乱地注视着麦子 
就像注视我们刚刚到家的新妻 
她娇小而素白的双手被我们铭记 
我为什么会流下激动的泪滴 

麦子 我乡下最后的亲人 
在收割中把我收割 
我正如一只鸟在宽大的麦地里 
找不到可以落下的一块土地 
  评论这张
 
阅读(3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