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暗焚琴木一点香

落花 心事 人间的旧物

 
 
 

日志

 
 
关于我

曾经品味圣书贤,忠厚传家四十年。 浮世春秋悲铁剑,文章锦瑟断云烟。 手中笔墨描梅落,杯里山河映月圆。 寂寞春心诗恨老,挥毫写意醉秋莲。

网易考拉推荐
 
 

唯美的语言(组诗)  

2006-08-18 11:57:59|  分类: 诗歌如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爱情就是这样 - 带色的风 - 默语`静思 中
 
1、自由
我们没有什么东西拿来献给我的母亲 
秋天空洞而迷离 
所有的庄稼已经在小雪之前已经放好 
看见水在朝根部集结 
鸟在楝树上鸣叫 
诗人正在故乡的怀抱里哭泣 
请自由在天空里 
给我们阳光 
给我们空气 
给我们萧瑟的玫瑰 
给我们说出心中爱情的勇气 

花朵已经想到将要到来的风暴 
谁是诗人的儿子  
回归到大地 让森林都在离家十里的地方 
遁去 
万水千山跋涉。芳香铺在将要出嫁的婚床 
从我们出生到我们祚的坟墓, 
从女人肚子里的生命至我手中唯一的诗 
席卷而来的风雨已经从天而降 
隐秘的湖泊,浩瀚的海洋, 
所有可以以生命命名的植物 
动物 还有我们手心那一点点的温暖 
就像自由本身 正直而安静 
比我们的梦更真实 
就像阳光里那些高傲的葵花 
跨越了所有的疆域和河流, 
穿越我们内心的阴影和黑暗 
当我们找不到可以放弃的理由的时候 
我不知道 
下一个日子还是不是遥远 

2002.8.25 
 
2、空洞
我已经在这个黄昏里住下来 
所有姿势都是刻板 时间正通过所有冰凉的村庄 
肉体只是我们行动的形式 
太阳 和我最破旧的一间老房子 
母亲已经脱离了所有庄稼的束缚 
黑暗正从五十里之外以迅雷之势 
汹涌而来 

我正被爱情所困 许多人都在我背后说我 
四周全是墙壁 没有人知道我的地址 
许多苍白的脸转动起来 
冰凉的手指 清澈的香椿树 
许多蚂蚁已经运来过冬的食物 
许多乱伦的女人 憔悴的脸装点着这个灰暗的城市 
我去敲响一扇虚无的门 
谁黑暗里的声音 粗暴而深沉 
像是一场龙卷风刚刚抵达 城市在风暴的内心 
隐藏得越来越深 

我一直在寻找我们在这个季节的位置 
种十二朵玫瑰或者更神秘的花朵 
一些镂花的马车 萧萧的新娘 
细小的灰尘在道路的周围流浪 
零点的城市 一个老人猝然死去 
而一个男婴 在钟声中诞生 
死去的时候油灯还在亮 
生下来的时候窗外已经刮起了风 
穿透比纸更薄的黑暗 还有痛苦 
已经睡下和将要起床的人 
看到了自己将要腐烂的肉体 
坚守者 
唯一的坚守者 
谁的诗歌 
谁息息中明灭不定的火 

语言者都在保持沉默 一张很白的纸 
意义 黄金还有田地 
极有可能我要在十月里出走 
让语言在我的后面高举灯盏 还有刀子 
或者菊花 
他们都是我的兄弟 在这个城市里永远没有家 
恐惧还有寒冷 我们像是小树一样紧紧的抓住自己的心脏 
黑暗在我们内心越来越长 
只有爱可以不朽 
只有生命可以不朽 
只有爱着的生命可以不朽 
而在我开始准备结婚或者点燃炉火的时候 
我发现我已经失去了双手 

诗歌其实只是闪着光芒的灰尘 
面对面坐着 母亲好象是菜盆或者其它更老的家什 
一点点的光辉 一点点的温暖 
让这个城市十分遥远而亲切 
像我的母亲十分亲近而模糊 

我总是这样无目的的写并且伤心 
游离的内心 坚定还是放弃 
在我们所有的出口都要放上芳香的青草 
到达的目标只有一个地方 
泥土 或者死亡 

在这个城市的背后我 
想象着爱情和更惊心动魄的事 
让刀子打开花朵 语言 诗歌 
所有生活中珍爱的东西 
只有冰凉的嘴唇像两片金属 
闪着动人的光泽 

学着撒谎 在街道口打口哨 
成熟的或者变得一心一意爱一个人 
在混乱的早晨 打开没有玻璃的窗子 
我看见所有的人都穿着玄色的衣服 
站在仅有的法桐上 
呕吐唯一的温情 

我喘着粗气 我听到杂乱的脚 步声 
谁的孩子在哭 
我看到许多人在医院里 
细细的管子 还有透明的液体 
已经没有人记得我的名字 
我也不知道我的目的 
我一直坐在角落里张大了嘴 
许多没有标点的文字 
顺着我的嘴角淌了下来 

那时诗歌正在燃烧 灰烬越来越少 
我混乱的内心 
已经在这个长满叶子的夏天 
无故死掉 

3、唯美

打点一束阳光 
七月的午后 花瓣开在陈旧的废墟上 
姐姐葱白的双手 
送我回家的马匹 
今夜烟花里的女子 是谁的窗子 
探出一支抒情的小曲 

从这里出发 沙漠或者驼铃 
穿过稻田和黄鹂的鸣叫 
刀的光芒把伊照耀 
我们除了选择死亡只能选择快乐 
十里坡上菊花放在青瓷的瓶子里 
一杯清水 
和一个很老的传说 

村庄在最后的山岗上坚守 
孩子躲在奶奶的背后 
我们除了诗歌还有春风里的田野 
玉米或者麦子 
有多少人在这里生下来 
又像花一样死去 

一万条路摆在你面前 
哪 是你的归途

  评论这张
 
阅读(1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