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暗焚琴木一点香

落花 心事 人间的旧物

 
 
 

日志

 
 
关于我

曾经品味圣书贤,忠厚传家四十年。 浮世春秋悲铁剑,文章锦瑟断云烟。 手中笔墨描梅落,杯里山河映月圆。 寂寞春心诗恨老,挥毫写意醉秋莲。

网易考拉推荐
 
 

少男之死  

2007-03-30 12:28:14|  分类: 心情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少男之死 - 伊人刀 - 暗焚琴木一点香

 琪抬头望了一眼窗外,饼大的太阳挂在天空。一缕一缕金色的阳光洒在地上,有点眩晕。
   琪什么也没有做,只是坐在桌前,桌上的那张白纸里干净的仿佛他白色的衬衣。正是秋天,院子里堆满了玉米、花生之类的东西,空气里满是庄稼的香气。他想写点什么,脑子里却总是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娘去山前收庄稼了,琪听到邻居家的鸭和鹅在唱歌。他突然就想到死。
   琪其实只是一个十八岁的孩子。
   他在县里上学。
   他的家在深山里,抬头只能看到山。山上除了石头还是石头,从山上刮来的风都是硬硬的。
   琪其实并不叫琪。十八年前,这个并不叫琪的男孩子的爹从四川花三千块钱买来了女人。当年就生了一个男孩,当时这个并不叫琪的男孩的爹说,叫狗旦吧,这营生好养。从那之后的十年里,每当黄昏降临这个村庄的时候,你总会听到一个四川口音的女人在喊,狗旦,回家吃饭了!!
   琪其实叫狗旦。上学的时候娘去找村里最有学问的赵爷,让他给起个学名。大了当学生不能叫狗旦啊,那多难听。赵爷捋着胡子翻了老半天他那本卷了边的书说,叫金贵吧,大金大贵啊。琪之所以叫琪,是上城里上学之后的事。金贵没到城里去以前,并没有觉得名字不好听,村里老人都叫他狗旦,他也没觉得不好听。坏就坏在城里,那些花枝招展的女同学叫他的名字时,就捂着嘴吃吃的笑,后来他才知道他的名字和一种曾经在广告上的酒重名,他才知道他的名字容易让人想起乌龟王八之类的东西,他才知道人家城里人起名字都叫哲啊,文啊,琳啊,什么的,好听死了。那时琪就恨娘,恨赵爷,恨那个生他养他的小村庄。他发誓要叫一个好听的名字,在翻了半天的字典后,他郑重的向其它人宣布,改名叫琪。琪就叫琪了。
   琪上小学的时候学习很好,在村里每次都是第一名。他上三年纪的时候,爹在离村三十里地之外的煤窑挖煤的时候,发生了瓦斯爆炸,他和二十个矿工就再也没有回来。包工头给了琪家一万块钱就了事。娘就既当爹又当娘的支撑着日子。当他由村时小学考到乡里中学的时候,村里就沸腾了,因为村里的人从来没有上过这么多的学。当他由乡里考到县里的时候,人们就把琪当神看了,赵爷有什么事也来琪家问琪了,村长一次在村头见了琪就说:
   狗旦,当了大官别忘了老少爷们。
   琪只是笑,没搭腔。

   琪其实在班里学习并不好。他老是英语不好,他对那些扭扭曲曲的外国字很是不感冒。他就想中国人真是的,自己的字都学不过来还学外国的字,他就在英语课本上写上狗逮毛宁、三克肉给你妈吃、喝楼、好肚有肚之类的注释。尽管上英语课的时候让琪头疼,但对于琪来说能到城里来上学实在是一件幸福的事。干净的道路没有一点泥,走在上面琪都想打一个滚,那些花枝招展的女孩子穿着长长短短的裙子像是花从里的蝴蝶,不像家乡里的土妹子,要腰没腰,要腿没腿,就是不吃不喝,就这样坐在路边琪也愿意。二猫子说,琪你是个大流氓。二猫子是琪的同学,也是从山里来的。他们是唯一能够在一起说话的人,别人都看不起看,说他们说话像是蛤蟆叫,走起路来也不好看。刚到城里的时候琪也学过普通话,二猫子就笑话他,说他普通话有四川口音。还给他讲一个笑话,说一个人在城里打工呆了半年,就学会了一两句普通话,回家的时候就想显一显。去他大爷家串门的时候,因为怕狗,就在门口用普通话说:大爷,你家有犬吗?他大爷听了之后很生气,小鳖羔子刚走了两天就不知自己姓什么了。他还在门口问,大爷,你家有犬吗?大爷解开家里拴着的狗,打开了门,狗一下子窜了出来,吓得他转腿就跑,边跑边用家乡话说,大爷,大爷,快点打狗啊!二猫子用他家乡的话说出来格外生动,琪听了之后就再也不说普通话了。二猫子说,你是一个标准的大流氓。琪就说,操他娘,兴穿,就不兴咱看?二猫子就被说的无言以对,是啊,看看又不犯法。从那之后,闲着没事,琪就和二猫子一起在学校门口溜达,看看那些花枝招展的女孩从那里飞来飞去,真的是一种享受。
   可琪过得还是不开心。每当回家的时候,看到阳光洒在村头的老树上,一两只白鸟箭似的穿过云氤朦朦的天空的时候,看到只有四十岁可像是五十岁的母亲时,听到母亲用四川话说,娃子,可要考上大学啊,要不你找媳妇也找不上啊时,琪的心就隐隐作痛。琪知道他是娘的希望,甚至是这个小山村的希望,他是娘胸前最光荣的一枚奖章。她曾不止一次的和邻居和亲戚说,俺家狗旦就是有出息,等他考上大学,上北京,上上海,娶个漂亮媳妇………那时娘脸上满是幸福和陶醉的笑容。那时邻居和亲戚就都张大了嘴,羡慕地望着娘,好象琪真的去了北京上海,娶了漂亮媳妇一样。可琪考试只考四十多名,英语每次都只考三十多分,每次琪都想和娘说,我不上了,我要出去打工养你。但一看到娘那张陶醉的脸上那些细细的皱纹,他就不敢再说什么了。琪不知道他的未来是什么,但他知道他喜欢城市,喜欢那些霓红灯下流动的音符,喜欢这个有点浮躁有点灰尘的城市。每当走进城市,他都有一种莫名的兴奋,他一直在想,当高考完了之后,他就不上了,他就在这个城市里找一个工作,哪怕是扫马路,他也要在这里住下来,挣钱养活娘和自己的梦想。他曾经对二猫子说,我要在这个城市里扎根。二猫子就说,你这个二X,你以为你是谁啊,你是这个城市的外人。琪就一脑子不高兴,为什么我是这个城市的外人?
    九月的天气有些闷。琪骑着自行车朝城里赶。空气里有一股庄稼的芳香,河里的水静静的流着,就是这一条河养育了祖祖辈辈的山里人。琪一边走一边想娘说的话,这是你爹死后留下的最后一百块钱,你拿去吧。好好上,等跳出这个山旮拉,也好让让你爹在地下闭眼。说着娘就哭了,琪也哭了。琪觉得那一百块钱在胸口灼得自己痛。
   到城里的时候已经七点了,华灯初上,歌舞升平。这几年县城发展很快,高楼像是的春笋般拔地而起,桑拿浴、洗头房也在角角落落里发展起来。琪推着自行车走在路上,看到蝶一样的女孩子,他就忘了家,忘了娘,忘了所有的不快,他感觉自己像城里人一样风一样飘在这个城市里。当他看到一个大屁股的女人从身边走过的时候,琪就狠狠的唾了一口唾沫,心里骂到,操他娘,长大了我也娶个这样的媳妇。
   琪走到大门街的时候,他就想进去看看,那是县城有名的“红灯区”。不过琪从来没来过,上学时间紧,老师管得严,琪也不敢来。琪想明天上午劳动也没什么事,就又朝地上吐了一口唾沫,操他妈,看看怎么着又不要钱。就推着自行车拐进了大门街。路两边都是洗头房、桑拿中心什么的,玻璃门都用彩纸贴了,昏黄的灯光照得格外暧昧。那些穿得很少的小姐都坐地门口朝他招手。琪就暗暗地笑,那一种刺激让他有一点激动。正在他看得起劲得时候,从边上上来一个穿红色背带裙的女孩,她抓住他得胳膊,轻轻的说,小哥哥,进来洗洗头吧,另外一个小姐从他手里抢过自行车,来吗,来吧!
   琪吓蒙了,他不知道怎么被人推门进了一个洗头房,也不知道怎么被领进一个又黑又暗的小屋,就看到那个穿红红色背带裙的女孩把她的衣服脱了下来,露出白白的奶,一把把琪拥在怀里………

琪被吓呆了,正在这时候,从外面撞进两个黑大汉,给了愣愣地坐在那里的琪两巴掌。
   拿钱,小x孩,这么小还来玩女人。
   琪才知道被人抓了。琪吓哭了。
   我……我……
   拿钱,要不就把你送公安局。
   我……我……
   和他们学校说,让老师开除了他。
   我……我只有一百块。
   琪把娘给的一百块钱拿了出来。
   操你娘,这些钱还上这里来。
   把他送学校。

   学校里都知道那个山里来的琪在外找鸡,同学们都用异样的眼光看着琪,在琪的背后指指点点。就连二猫子也不理他了。老师和校长什么也没说,看着有点呆的琪,摇了摇头,把一张白纸揉成一个团,扔进了废纸篓里。班主任只是说,你回家吧,把你家长叫来。
   琪背着书包朝回走。天异常的安静,阳光如缕,洒在他身上。村头的老树还是静静地站在那里,树荫如盖,村长又看到了琪,
   狗旦,怎么回来了?当了大官别忘了老少爷们。
   赵爷在路上也遇见琪,狗旦,等过晌上你那里问你个事。
   琪什么也没说,脑子里一片空白,他不知道该怎么和娘说,也不知道娘知道她的骄傲因为那事被除了会有什么反应。他们的说话琪一句也没听见,只是低着头朝家走。赵爷见他没反应,就生气的对村长说,狗旦这小子上了大学不认人了。

村长说,可不是。

家的柴门里看到娘的背景,娘的头发竟有些白了。细细的阳光洒在娘的身上,像是披了一件金色的衣裳。娘正在补衣服,她抬眼看到进门的琪。
   唉,怎么又回来了。
   学校放两天假。
   琪说了句谎,他不知道该怎么说。他感到这个小院异常的挤,挤得让他有点胸闷。只说了一句琪就钻进了自己的小屋。他怕看到娘,和娘那张写着幸福表情的脸。
娘对着琪的背影说,今天咱吃大包子。


   琪抬头望了一眼窗外,饼大的太阳挂在天空。一缕一缕金色的阳光洒在地上,有点眩晕。
   琪什么也没有做,只是坐在桌前,桌上的那张白纸里干净的仿佛他白色的衬衣。正是秋天,院子里堆满了玉米、花生之类的东西,空气里满是庄稼的香气。娘去山前收庄稼了,琪听到邻居家的鸭和鹅在唱歌。他脑子里乱乱的,他这才明白什么也没有了,那些美丽的梦原来都是一个又一个泡沫。那个城市离他越来越远,他这才明白二猫子的话,他是那个城市的外人。他不是娘的什么骄傲,介一个找鸡被人抓得的小流氓。他突然就想到死。
   他就把那根捆被子的绳解下来,打了一个扣,放在梁上。
   搬一个小凳子,静静地站上,琪又看了一眼窗外和自己的小屋,桌上的包子还散着热气。他安详的把头伸进绳套里……………

  评论这张
 
阅读(3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