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暗焚琴木一点香

落花 心事 人间的旧物

 
 
 

日志

 
 
关于我

曾经品味圣书贤,忠厚传家四十年。 浮世春秋悲铁剑,文章锦瑟断云烟。 手中笔墨描梅落,杯里山河映月圆。 寂寞春心诗恨老,挥毫写意醉秋莲。

网易考拉推荐
 
 

江湖旧事  

2008-09-19 16:29:34|  分类: 诗歌如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月:天色近晚]

一月的河滩流水浅显,铃兰婀娜于黄土的岸边

单薄的霜花浮出记忆的水面,晚霞如血

瘦马孤立在傍晚的河边,断续的箫音引来

纷飞的柳絮。这飞花如雪的一天

也是手足离散的一天。当风声四起

撕裂的夜色像暗器打进沙尘堆积的眼帘

草木弯曲,道路弯曲。行色匆匆的路人逃避着

突如其来的大雨,逃避着蒙面的强盗,逃避着尘世的杀机

他们用衣角裹住折断的刀柄,而裂开的刀口咬紧

隔世的仇恨:父辈们为了江湖的名声而性命相搏

却让一段好姻缘留下一个亡命天涯的孤儿

纯洁的爱情浸染着鲜血,热爱的鲜血浇灌着仇恨的火焰

这北国旧镇的血性少年,将一月烙刻在稚嫩的双肩

翩然归去,浪迹天涯,怀抱长剑,足踏露水

来到草色昏黄的江南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520)this.width=520;" border=0<

[二月:夜雨江南]



深居简出,与青松翠竹比邻而居

听晚风翻动书卷,在旧时代的水滴中横笛、纵酒

雨季来得太快,使弹琴的手指潮湿、浮肿。晦暗的音色

缠绕低矮的竹楼,涂抹飘零的单衣

一衣带水,青春如寄,满树桃红在细雨中

斜斜飘落,一个紫水晶的少年粉面如玉



情怀若水,爱慕一个俊美的女子,为她的舞姿击掌

为她的离去怅惘,她弱不禁风,她身躯如纸

她的裙裾被雨水淋湿,像枝头的花蕊泪水如注



沉重的排鼓转为丝竹,执节者且歌且舞。

她的笑容细腻、柔和,她的发丝乌黑、冰凉

酒中有她的背影,她的侧面。她慢慢地走,轻轻地唱

她瘦小的腰像一架独弦琴,细腻的丝弦在暗中

寂寞,在暗中明丽动人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520)this.width=520;" border=0<

 

[三月:梨花树下]



明朗的日子排笙如洗,白云飘飘,少年来到梨花树下

梨枝横斜,阳光转而怜惜鹿皮靴上散淡的疏影

昨夜的泪痕淡漠了霜迹。早春三月,莺飞草长

一桩旧事被春天的清寒搁置。

蝴蝶点燃火焰,胭脂点染白衣

他轻易将一个季节踩在脚下,但洁白的剑身

骤起杀机,他苍白的脸泛起潮红。锐利的光线

在梨花上停留了三分钟,他剑走偏锋

在一阵颤抖的琴声中举行一场春祭:

剑与花,在乌黑的枝上交集着爱与恨

花落无声,刀剑藏凶。恨遮蔽了美——

江湖旧事 - 伊人刀 - 暗焚琴木一点香
[四月:月满西楼]



青铜手套伤害到执刀人的手,华丽的物质

沾染了人间的锈迹。人去楼空

冰冷的断刀挂于树梢,月满西楼

但刀鞘里音容犹在,树梢的夜鸟犹在

深入墙壁的雨痕逐个被月光熟悉,又逐个被月光放弃

记忆与现实反目成仇。镜中,雕花木床碎成粉末

瓷瓶扑倒在地,草木在深陷的砖缝

自生自灭。遗失的家谱,在寂静的夜晚返回一个字:杀!



伤疤低于痛哭,后院只有迷失的坟冢和剑麻

青梅酸楚不堪,竹马各分东西。

十七岁的少年宝刀在手,晚烟中行走

不知仇家身在何方。此地只有已成鬼族的亲人

无法把沉痛的哀伤倾诉。大厅的空棺

权当栖身的眠床:生死之间,刀锋刀背。
江湖旧事 - 伊人刀 - 暗焚琴木一点香
< content end>

[五月:黯然神伤]



你在火中等我,你就是那株疯狂的石榴,

你在水中等我,你就是那朵早凋的白荷。

我打江南走过,醉卧扁舟,一声鸟鸣折向湖水

我在管乐中弹拨往事,在你如画的眉目中描摹未来。

你是我的命,你是我刻骨的伤疤,你是我的肉我的疼

你是我飘泊的花香遭遇夏天的血



酒气沾衣,我打江南走过,看见十六岁的你:

二八芳龄,明眸善睐,莹洁的骨架来自天外

身著青衣,怀抱琵琶,一阙忧伤在船舷上反复拍打

冷月照影,佳人薄命,这一曲琴音带走我积蓄多年的冷

收刀入鞘,相濡与沫,想忘于江湖

这一曲琴音熄灭了万家灯火。一生寂寞一夕花落

留一盏孤灯,半杯夜色,你我对酌:

“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
江湖旧事 - 伊人刀 - 暗焚琴木一点香


 

[六月:饮马西风]



晚烟如树,挑剑而走,来到暮色低垂的河边

折道向西,我在西城门外路遇七名刀手、六位剑客

其实我与他们无冤无仇,他们却恶语相加

我退到河滩,他们又兵刀相向。我无意消除他们眼角的锋芒

却让洁净的刀锋沾满鲜血。我想它们一定渴了

因为太久的沉默和忿恨,因为岁月无端的折磨

还有那隐姓埋名苟活的仇人始终寻不见!



失意之下,鲜血如花。无心杀人,各归故乡。

横刀立马,意念先行,刀已入骨

有一点伤痛始终来不及说出——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520)this.width=520;" border=0<

[七月:蝴蝶山谷]



七月流火,我在蝴蝶山谷的树阴里呆坐,我感到冷

我想我是病了,为一个梦中恍惚的名字,一个江南画舫中

偶遇的女子。她的浅笑如七色蝴蝶纷飞,她的低泣如七星海棠飘落

其实她与寻常海棠无异,只是花瓣紧贴枝干而生、根须连着我的骨

她手上的微温星星点点,只是她言语尖锐、刻薄、伤人无数

她的花枝如铁,她的花瓣上有七个小小的黄点

落在纸上幻化为七情,落在心里,即成七伤



七月遇你,一腔柔肠,藕色的肌肤纤尘不染

七月见你,情深似海,红色的披肩燃烧得太久

七月你将感情藏于紫色的唇齿,我读不懂你嘴角的诡异

七月是神秘的面纱铺上你的脸,我轻轻触摸你脸上的黑气

七月我为你弹奏七弦琴,一池碧水倾城而出

七月的绣花鞋还是青色,只是鞋面的叶子渐渐枯黄

七月错过了花期,孤身在外,刻骨相思,心中苦楚

七月误人,大雨滂沱。七月七日,遇见你是我的错!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520)this.width=520;" border=0<

[八月:闲置人间]



雨水初平,八月霜飞,桂花沉香刀剑笑

我厌倦了读书、写作,镇日里闲置人间

在酒肆摇扇、玩牌、击缶、打架

在青楼弄花、倚栏、看落日帘钩

在闹市且歌且醉:“西风满村巷,清凉八月天。”

八月白露降,行人不知归,空山茅亭愁对影。

步出西门外,麻雀低飞,藤蔓斜挂

来来往往的鬼魂面目阴沉形容枯蒿

而天空静如死灰



那么在黄土路上安坐,静观,天很快就黑透了

老树昏鸦,夜色凄清,时间从掩面痛哭的手指间迅速流逝

回望虚度的年华。一条疲惫的狗在路上踯躇,未及掉泪

便已滑倒于道路的冰。而路上的小野菊像再也想不起的童年

或错过的窈窕腰身,如此瘦小,不能将一段往事转过身来

只有晚钟如诉,闷声挤出体内隐秘的黑

江湖旧事 - 伊人刀 - 暗焚琴木一点香
< content end>
[九月:落花时节]



九月的田野空旷无边,月光地里,有人出生,有人死去

像收割后的稻草默然无语。凌乱的足迹,干枯的河道

错乱的知觉还记得一张阴湿的脸!而苍老的容颜

填满岁月冰冷的尘埃——有人在星夜里匆匆离去

说,永不相见!决绝的姿态没有怨恨,没有伤痛,没有谎言



“今年花落颜色改,明年花开复谁在。”宝镜空水,蛾眉如黛

那已是前些年的事了。多少松柏砍作薪材,多少悲欢皆成无奈

长叹息!手中玉碎,而故居的瓦片乌黑,积压着心事

落叶扫空阶,女儿无颜色, 帘内暗影分外瘦,帘外细雨断鸿声 

一段心事无端憔悴,一缕青丝没入白草

焦叶回风舞,铜镜半面妆,

黄鸟翻过墙外去,青衣犹挂空帷边。

酒病神伤成惆怅,落花寂寂委青霜。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520)this.width=520;" border=0<

[十月:执子之手]



灞桥边驻马歇担,布衣水袖逐香尘,佩剑对弯弓。

短发疏巾,裹不住黄昏雨;歧路送别,落不尽相思泪。

执子之手,心伤无药;留取西窗,抱灯守旧。

唉,又是江湖夜雨晚来风!

与水为邻,一瓠浊酒留旧寒。

书剑飘零,携手同醉,且把他乡当故乡!

明月前身,天涯无定。夜长酒酐,醉卧兰舟。

待香消酒醒,晓雾微寒。灯花落,人独立,弦声哑。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执子之手,人淡如菊。


江湖旧事 - 伊人刀 - 暗焚琴木一点香

[十一月:木已成舟]



十一月十九,木已成舟,“一个下午置若罔闻”

紫竹的站姿还在等待,“甚至没能惊动任何一处暗影”。

一个沉入水底一个流连岸边,水妖对花妖。

面对你,我已不能说出我的痛楚,惟袖口溢出隔世的清香

孤立的鹤裸露出脚骨,立于原处,而我离开已经许多年。

而我不能用冰凉的双唇说出我的爱慕——

循环的低语尘埃落定,穿堂而过的风刮着胸腔里的颤音

我的瘦小骨骼已无力承担世俗的过错,惟有江湖旧事

于生活的尘嚣挣扎、浮起,用打结的舌头把短歌唱给流水。

十一月十九风水不对,剑伤及骨。左胸的铁锁早已锈蚀。

你多年来纠缠于她掌纹的旋涡,却不知八字不合,命运多蹇

只落得无缘对面不相识,鲜活的表情再次被收起


江湖旧事 - 伊人刀 - 暗焚琴木一点香

[十二月:收刀入鞘]



一些晦暗的面目还要在陈旧的刀身泛起,一根桃枝

是否能指定杀机最少的一天?又是天色近晚,而我并无确切的去处

飞花如血,这是梅花。而我二十七年的鲜血不能掩饰我的罪衍

做为一个杀手,一个刀客,我秉承了师傅的教诲:

活着,就要杀死你的敌人!月光如此明媚,抹去血雨腥风

其实我说的是冰雪上的光泽,一点微弱的人性,“逼向我柔情的左肋”

冬天过后是大好春色,而我活在持续的悔恨与愧疚之中——

从十七岁起我便四处寻找我的仇人,醉里挑灯,把招式逐个看破

甚至飞雪也不能靠近我的身体。我江湖落魄无非是想快意恩仇

为死去的父母兄弟姐妹与仆人报仇!哦,血债血偿,十年寒冬

我终于杀掉了仇人的儿子,嗯哪,就是那个白衣如雪的美少年

被我轻易杀死在傍晚的河边,“这截自火焰的一天也是我退隐江湖的一天”

也是我欲哭无泪的一天:当我从他身上摸出那封出自父亲的血书

当我摸到他腰间流血的环侧,我才知道,他是我一出生就丢失的兄弟

我怀中抱月,摸到了自己遗失多年的血——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520)this.width=520;" border=0<

  评论这张
 
阅读(3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