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暗焚琴木一点香

落花 心事 人间的旧物

 
 
 

日志

 
 
关于我

曾经品味圣书贤,忠厚传家四十年。 浮世春秋悲铁剑,文章锦瑟断云烟。 手中笔墨描梅落,杯里山河映月圆。 寂寞春心诗恨老,挥毫写意醉秋莲。

网易考拉推荐
 
 

月夜  

2009-02-22 12:33:25|  分类: 青春旧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月夜 - 伊人刀 - 暗焚琴木一点香

淡淡的月华,仿佛一地雪青的琴声,寂寞而安静。微风细和,轻轻地过树叶,一首缠绵的歌。

他和她缓缓地走着,彼此沉默。只有三两只小虫,吱吱嘤嘤着,单调而悠长。

他无言。

她也无言。

路在脚下延伸,又薄又细的月色笼罩着他和她。所有的一切仿佛还停留在十年前,也是这样的隐隐约约,朦朦胧胧,两边是低矮的冬青和高大的法桐,斑驳的月影,摇曳晃动。

“梅,今晚的月色真好。”他打破沉静。

“嗯”她停顿了许久,她不知道如何开始。眼睛凝望远处一团黑。

又是沉默,一阵风儿吹过,一片树叶落了下来,在迷离的灯影中仿佛一只找不到家的蝴蝶,在这个夜里寻找着最终的归宿。

一转,玫瑰公园。

长长的廊椅,大朵大朵的玫瑰,百朵千朵万朵,你挤着我,我挤着你,薄如蝉翼的花瓣张着青春的脸,浓郁的花香,大捧大捧地扑过来,让人有一种想醉的感觉。

风景旧曾谙,往事如烟。

那也是月夜,银盘一样的月亮,洒一地银光。

也是这玫瑰花开的季节。彼此坐在廊椅上。

“梅,我要走了。”

“剑,我等你。”

她依向他宽宽的肩,象一片树叶靠向另一片树叶。是啊,如果爸爸同意给他在这座城市找一个工作,甚至爸爸同意他们继续交往,他也许就不会选择去这么远的地方开始他的理想,当他一脸悲壮地对着爸爸说:“我一定要做出一番事业给你看”的时候,她看到爸爸严肃的脸上露出一丝不屑。

“写信给我”

“我一天一封。”

第二天,天还朦朦亮,他背着对一个城市的思念,踏上了西去的列车,当嘶哑的汽笛鸣响的时候,她看到他伸出车窗的头越来越模糊。他看到在风中她的红丝巾仿佛一朵盛开的玫瑰,开在那个季节的风里。

他就这样走了,匆匆。

每天收到他一封情真意切的来信。她每天来这片玫瑰园,怀旧,找自己曾经的日子,并且写一些相思的诗句。

半年后,他便音信全无。

只记得在最后一封信里,他说他不适应那里的气候,也不适应那里的饮食,他在工作上也很不如意,他在梦里时常梦见这座城市。

她象一朵憔悴的玫瑰,独自坐在廊椅上。她的工作很完美,她尽管用心守着内心一片安静的玫瑰园,她三年之后就提成了副科长。每天她还会来这里坐坐,看这些沉默的玫瑰,紫红色,象血。

十年。漫长的十年。

他回来了,在这玫瑰花开的季节。

月夜,一弯新月。

彼此沉默,熟悉又陌生。

他在那里的工厂下岗。

她在自己的单位已经成为科长。

还是老样子。他不知道说的是这玫瑰,还是说的她,她穿了十年前的那套衣服。

她看他有些模糊,红的有些发黑的脸。

他感觉好象有什么紧紧地围着他,让他有些透不过气来。她感觉是什么阻住了自己的眼泪。

本来她预演了多少次如何的欣喜与激动,怎样扑到他的怀里说我爱你,并且哭。但她仿佛有谁抓住了她,让她保持沉默。她甚至有些失望。

月色如水,淹没了公园。小虫的鸣叫也更缓慢。一阵风儿吹过,有些冷。

许多玫瑰的花瓣,簌簌滑落。

一地血雨,一地悲歌。

好冷的月夜,一弦新月似明似灭。

  评论这张
 
阅读(7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