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暗焚琴木一点香

落花 心事 人间的旧物

 
 
 

日志

 
 
关于我

曾经品味圣书贤,忠厚传家四十年。 浮世春秋悲铁剑,文章锦瑟断云烟。 手中笔墨描梅落,杯里山河映月圆。 寂寞春心诗恨老,挥毫写意醉秋莲。

网易考拉推荐
 
 

【诗歌转载】马启代诗歌20首  

2014-01-22 18:01:46|  分类: 资料百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诗歌转载】马启代诗歌20首 - 伊人刀 - 暗焚琴木一点香
 马启代2013年诗歌选20首
 
    马启代,“为良心写作”的倡导者,男,1966年7月生,山东东平人,自由撰稿人。1985年11月开始发表作品,创办过《东岳诗报》等民刊,出版过《太阳泪》、《杂色黄昏》、《受难者之思》、《马启代诗歌精品鉴赏》、《汉诗十九首》等诗文集18部,获得过山东首届刘勰文艺评论专著奖,入编《山东文学通史》。2013年获首届金迪诗歌奖年度优秀诗人奖,作品入选《当代新现实主义诗歌年选2013卷》、《2013中国诗歌排行榜》、《诗选刊》2013.11—12合刊年度诗展专号等。
 
             白云湖泛舟
  
  ——“十万吨黑云才能熬炼出一克白云”,太阳一定在烧苍穹的锅底
  天地倒悬,雨滴砸在水面,湖就一疼一动,一动一疼
  我几次想掏出体内的沧桑,借这方水域舒展舒展,可手一放下
  就是一望无涯的皱纹。“我不刻舟求剑”我发誓,狠狠在水上写:
  不染,不夭,不枝,不蔓,碧叶连天,荷花自古是桃红
  风是来帮忙的,越帮越忙,湖在打转,我听到它大喘着粗气
  
  ……天空落下来就碎了,一碎再碎,我不知它如何面对岸上的人
  荷叶上满满的水珠,也许是风变的,它们似乎处变不惊
  
                                      2013年7月13日
  
  
                   放荷花灯记
  
  ——“所有的仪式都该收场了”,面对万亩荷塘,我一个人在守候花神复活
  风把喧闹、玄虚、以及妄想一一吹进水里,波浪很不情愿地托着
  不知运往何方?鬼影出没中,人们纷纷脱掉朝代的衣冠,显出了原形
  人间越来越凉了。我放下的荷花灯,摇摇晃晃,走在去天堂的路上
  “它哪里知道,真正的神仙都是来自地狱的人”,我把手伸进温润的水中
  仿佛这样我就把受难者拯救了。的确,我听到了湖底石头翻身的声音
  
  ……爬了一宿的月亮,赶在启明星出场前,终于累倒在云头,不停地咳血
  我一连几个喷嚏,把不属于红尘的东西,都统统送回了原处
  
                                        2013年8月1日
  
  
                     立秋书
  
  ——“这之前的都是膨胀”,言下之意,这之后的都开始紧缩,万物有道啊
  灌浆或临盆,时光又将再一次白头,我蒸腾了一夏的诗句在长骨头
  这之前,水是破裂着向上升的,破了再破,裂了再裂,不断地死着活
  这之后,你要凝聚着生了,凝了再凝,聚了还聚,美成露珠、雪花或冰凌
  “露珠是上帝的摄像机,雪花有六条大路”,冰凌是大自然自己的奖章
  一个藏有轮回秘密的人,旁观者,“不只是边缘人,但我一直主动靠边走”
  
  ……天空就要开阔了,我有足够的蓝储存在哪里,在天上无需高速或高铁
  要飞就任意飞,也不必耗费金钱,到处是阳光的银子,无人认领
  
                                             2013年8月7日
  
  
                      七夕书
  
  ——“鹊桥都是枯枝”,都是去年就停止了呼吸的心。我是一个写满了绝望的人
  灵魂里住着一头善良的狮子,终日倾听黑暗的怪叫,“多漂亮的羽毛啊!”
  一个用梦想麻醉自己的家伙,善于疯言疯语,狂傲独行,把银河当成汶水
  把万箭穿成诗经,不在乎谁散落的流星雨,哪一阵天风吹垮了天路
  比如今天,我怀揣一生一世的黑,还是把偌大的人间等成了一座冤狱
  “你正伸手从乌云里掏月亮”,天河已经改道,兴许河底堆满了星星的舍利子
  
  ……如果我来安排万物,我会在今夜借来十五的圆月,把天地朗照得黑白分明
  弯月,总让我不寒而栗,就像多年前割伤我少年的那把镰刀,人们都叫它爱情
  
                                             2013年8月13日
  
  
                       正午
  
  ——“我一直在解死疙瘩”,绳子的两头在我手里,耗去的光阴已经不在我手中
  无论从哪头使劲,另一头都在用力。我干脆系得更结实,“总会有人打开”
  流光是我从暗夜里磕开的,坚持着磕,坚持着磕,天大亮了,真相还未大白
  生活这块被剪裁的破布,秘密就藏在某个破洞里,今天,似乎有窸窣的响动
  “谁活着?老鼠还是法官?”正午犹如子夜,我听到判决里传出冤愤声
  如果是鬼魂恰好经过,被我无意间逮了个正着,“有好价钱就一定卖了它们”
  
  ……“这一天你重复着一个动作”,我立马反对:“不,我已经重复了大半生”
  解啊,解啊,越勒越紧,时间在滴血,我恍惚摸到了死结里面的活扣
  
                                             2013年9月5日
  
  
                       白露
  
  ——“时光白了,露水飞了”,玻璃上有留下的脚印,我不知它们躲向了哪里?
  已经擦过无数遍了,灰蒙蒙的天空被我弄出了伤痕。“风还在带它们走”
  丢进命运的抹布被灰尘招安,我时常听到的磨牙声,像秋虫在法典里吹埙
  “真相会从薄雾中显现?”昨晚,天上掉下许多带电的石头,夜色未能掩埋
  该是清算的时刻了。那些死了的、判了的、藏起来的,会突然站满大地
  “风正带它们来!”风正带它们来啊,你看,我的双目已捧出了滚烫的露珠
  
  ……东方还是鱼肚白,宇宙像一个躺着睡觉的大水球,“国家正在里面摇晃”
  跌倒纸上的光阴还在打滑。啊,蒹葭苍苍,蒹葭苍苍,我在世界的中央
  
                                           2013年9月7日
  
  
                     悼牛汉先生
  
  ——“这是秋天的傍晚”,在都市的郊外,我听到您倒下的噩耗
  悲伤是芬芳的吗?世界在颤颤地哆嗦。“那棵枫树呢?”
  灰蒙蒙的天下,我依稀看到万里山河垂下的头颅
  “您写过的,我依然重新在写”,先生,作为命定的地下诗人
  诗句不会颤抖。死一千次,就活一回。血,没有一滴逃亡
  黑暗这群恶狼,害怕光。我会把明晨的露水提前挂成星星
  
  ……作为血管和笔管连在一起的后辈,“诗人中的汗血马啊!”
  先生,为了人间的冷,我用破碎的手指,也要把自己点燃
  
                                          2013年9月29日济南
  
  
                        黄昏
  
  ——“夕阳正在薄暮里喊我”,喊出我头颅里的猫头鹰。它在学乌鸦歌唱和盘旋
  刚刚合上的诗集,有风暴鼓荡。“那些带火的句子烫伤了站在秋风里的人”
  这些天,我在别人的假日里端坐,借以思考诸如天空、大地、梦想和生活
  我看到那个穿行在人群中的自己,沾满繁华年代的灰尘。“我认识我?”
  一具装满矛盾的肉体,活着一颗长满触角的灵魂。一会儿轻,一会儿重
  看起来一瘸一拐,又健步如飞。“坎坷被坎坷抹平,一个有翅子的家伙在飞”
  
  ……街道乃欲望的河道。一些远去,一些归来。“远远近近的霓虹灯又亮了”
  它们白日里也睁着眼,空耗时间的煤层,而黑浓到深处,却个个是盲者
  
                                           2013年10月5日
  
  
                         朋友
                          ——悼东荡子
  
  ——“你真的走了吗?”时光有自己的胃,无论异域、异议、异端,还是异类
  诗句都带伤口。兄弟们去盗海水了,草地的天色也会暗,“一暗一生?”
  “人是上帝造物的下脚料”,脱下肉体就是甩下包袱,东荡子,东荡子
  与故土同在多么幸福。我们照样伐木、酿酒、漂泊、打铁、与神仙赛跑
  清洗黑和同类的毒。穷途末路的山崖,推高穷追不舍的太阳。阳光仍是栅栏
  “王冠和刀刃统统丢掉”,不需要太多,煅黑的我,日日从火中迎娶美人
  
  ……风怎样?水怎样?人越来越多,牧场越来越荒芜。“月光的灰烬通体冰冷”
  “我的手还在!”拉绳在我手中。轻轻一拽,天空便会在钟声中颤抖
  
                                           2013年10月11日
  
  
                       素描
  
  ——“我不动,天下是安全的”,天堂是没有影子的地方,去了的人,我看得到
  走在人间也好,伸缩自如,且暗藏杀机。“人啊,难道上帝留下的败笔?”
  “皮囊终归要脱落”。一半是人给妖魔妆彩,一半是人给自己招魂
  放下白日,才有黑夜。放下黑夜,才有白日。循环往复,时光已高度磨损
  我一直在诸神的身上练习画骨,越来越多的草稿,总被误认为诗篇
  “怎么能朗读呢?”我只想找到复活的秘诀。而我追到太阳下,鬼影绰绰
  
  ……黄河就在我的身边流,放它在左边,还是右边?“全凭我碾转反侧”
  星光和火车跑着。作为没有江山和美人的过客,我只是借宿一生
  
  2013年10月13日
  
  
                     东平湖志
  
  ——“水是时光的书页”,波纹里月光活着。一部经典,蜿蜒百里磨损出毛边
  风袅袅,云微微,酒置岸边,鸟栖沙洲。“谁拿走这番风景不是英雄?”
  藏梅寺的钟声踉踉跄跄,被一段孽缘追着,灵魂常于残垣断碑上打滑
  不妨做一回源明太守,在渔歌桨声里长吟短叹。“水光举出的都是匕刃!”
  白佛山把佛关在石头里,土山岛已无义可聚。“谁记下了罪与罚?”
  与夜相守,村空近枯,雾影在新坟脉管暗暗爬升。“来到人间多么孤独!”
  
  ……这多不朽的文字,白日里亮着,黑暗里亮着,任凭时间在轮回中累死
  我忆起午餐盘中的大鲤鱼,无论哀歌,还是颂歌,已剩下一堆骨刺
  
                                     2013年10月16日
  
  
                 雪野湖手记
  
  ——湖岸,没有一棵芦苇是有思想的。长在我朋友诗集的那棵
  常常被他合上,不见水,不见云,也不见人
  “天空堆积在这里一定是浪费”我看到燕子飞成了废铁
  “只是为了捡回丢在这里的影子”,伸进水中的双脚,刹那
  长出了摇摆的尾巴。我看到纷纷爬上沙洲的怪物长着人皮
  倏忽,天昏地暗,漫山空置的别墅亮起了灯盏,且传出歌声
  ……正好一束阳光射来,湖面上泛起一层一层的雪花
  这是夏日,我满身的鳞片正在脱落,在变回人形之前,我想
  打开天地的书页,暂时充当一棵会思索的植物,站在题头
  
  这个想法一定被发现了,高处有人喊:“穿上衣服,有人来了!”
  
                                      2013年6月19日
  
  
                    过泗水
  
  ——“天厌之!厌天否?”眼前秋波落地,我内心氤氲三山五岳的八卦
  顺川而行,逆流而上,我要找到那个临河浩叹的老头。“逝者如斯!”
  天下熙熙:负米的?寻道的?皆为利来。坚硬者真得磨而不薄?
  天下攘攘:弄权的?操刀的?皆为利往。洁白者真得染而不黑?
  我这七零八散的身架,骑日行千里的秋风,一路摇响经筒里的风雅
  “生死之外,已无冠可免!”夫子乎?仲由乎?可否相伴乘桴于今生?
  
  ……龙湾晚霞,华渚晓月,“夜黑,都不比活在酒魂里的那缕泪光”
  自此,我将结绳为网,不渔猎,不捕鸟,只谱《驾辨》的曲子
  
                                     2013年10月17日
  
  
                 夜上九间棚
  
  ——“山花有着野狼的喉管”,龙顶山上,家在绝处扎根。“脚把路走丢了!”
  我是挂着倒档上山的。和尚崮长满了黑发,吴王崮正降下一场月光
  望归树的背后,山崖獠牙横斜,幡影摇曳。“颗颗尖齿滴着惨白”
  天库、天池、天潭夜不闭目,老虎窝十三掌水洼坐化成北国的九寨沟
  哦,注定做不成隐士,且选一脉极顶顿足,潇潇洒洒吐纳几阙天风
  十月的桃林缀满孕妇。此刻,天光重开,漫山遍壑响起瓜熟蒂落的胎音
  
  ……星星就要结冰,月亮也要再次圆了。“我听到天堂神仙的窃窃私语”
  风躲在岩影里取暖,人声渐渐凉透。霜花成为今晚地面最亮的灯
  
                                       2013年10月18日
  
  
                  夜宿唐王府
  
  ——“我是被唐朝蛊惑了的人”,对美和辽阔怀着刻骨的绝望
  黑衣人披着黑云,围追堵截,我不断掏出文字照明
  唯恐误入玄武。我一吼再吼,而幕后的武士,一动不动
  “终于将夜关闭了”,拔掉电源,我四处摸索,尝试着穿越
  清风、明月、花香、虫鸣……,从墙壁向里,风光无数
  凡易于抒情的,我都想抓住。一整夜,一直在与唐王朝对峙
  
  ……叮在后背的,肯定是二十一世纪的害虫,个个膘肥体壮
  “都是只会唱赞歌的家伙”,天在变亮,血却在变黑
  
                                          2013年7月5日
  
  
                  黄河入海口
  
  ——“再向前,身体里的海就醒来了”,谁愿入海呢?看那浩瀚的湿地和碱滩
  莫不是黄河一直在挣扎?事实上,“摇头或摆尾,都搅动了我魂魄里的盐”
  跳进黄河洗不清,跳进海里的黄河很快洗掉了骨头。大地才是活下来的水
  “站在这里就是见证!”管它多少污泥,只要攥紧每一粒沙子,就能抬高自己
  脚下在动。水中的鱼儿在哭。独自散步的太阳,被风推着,正准备自戕
  “我是文字的打捞者”,河水在暗中集结。暮色里,我多像一条站起来的河啊
  
  ……沿途有白鸟和乌鸦,波浪像我一样狂奔。“前面,就把自己走成大海了?”
  而我注定是片大陆,是座山峰,梦里飞着漂亮的蝴蝶,一飞,再飞
  
                                          2013年9月11日
  
  
                   黄河岸边
  
  ——“再浓一点就是泛滥”,一张纸无法承受一条河的重量。“画家是迷茫的!”
  一个人无法承受历史,时间或无法承受一个人。“骨头被标价出售!”
  我一直陷在形而上的泥淖,绝对永远大于相对,真理咬出真理的血
  这个季节,水都白头了,左岸招呼着右岸,被水花领着,日行千里
  “拉一拉手都是灾难”,惊慌失措的水滴拼命死成砂砾,喘息都是潮汐
  岸凉下去了。活人的路在向下走。“我受命收集的笑声,每一笔都是泪水”
  
  ……植物在风声中枯萎,我是孤独的收藏家。“一部黄沙每一个标点都疼!”
  我下意识地抱拢了双臂,左手与右手交叉而行。左岸与右岸把海洋抱紧
  
                                        2013年10月23日
  
  
                   横穿铁路桥
  
  ——“原来我是身怀绝技的人”,从一座铁路桥的黑洞里走出来
  揉搓着金光四射的天空,我忽然被一个闪念命中死穴
  和谐号像一条白龙,擦地而过,我要说出的话被它用风抓走
  “快出来,快出来!”对尚在桥洞里的同伴我使劲地挥手
  他肯定听不到我的声音。挥动久了,我俨然一位铁道总调度
  向南,向北,一列列呼啸而过的高铁,正拉着世界急速前行
  
  ……“桥墩下到处都是安放炸弹的地方”,同伴的眼睛被黑暗
  和日光抢夺着。我们都被突如其来的雷声击成了木头人
  
                                       2013年7月6日
  
  
                  送黄河北上
  
  ——“沙粒是否熄灭的火焰?”你问,鹊山、华山是谁举起的拳头?
  注定是一条被流放的的河。“黄色,是洗出来的颜色!”
  为何,这股澎湃的大水,到此一头撞向了大地?而残阳如血
  看,眼睛与翅膀在扑闪。为了让河水上岸,码头已自愿下沉
  “由此向北,是对死亡的赞美吗?”每一个漩涡都是一座牢狱
  把自己举起来,然后放进泥土,它正越走越高,越走越平静
  
  ……一位被复制的伟人,站成十米零一的身高。“石头无瞳仁!”
  天空,这时光的镜子,看见他的手在挥,身后的水流已远
  
                                      2013年9月24日
  
  
                   与黄河赛跑
  
  ——一场风领着满河的水跑在了我的前面。我站在老死的水之上
  脚下每一寸土地都在流动,“像上帝急速地翻着史书”
  影子从我身体里跳出来,冲在前面,我已听到,它正望洋兴叹
  河滩上,几只骆驼在汲水,“它们早已看到了天昏地暗!”
  作为一直奔跑的旅人,我常常从游荡的云朵里抓几把粮食
  渴极,饿极,除了赊欠几勺月光,就拿几粒汉字放落日上烘烤
  
  ……夕阳一定疲惫了,它靠在长河上游想歇一歇。逝者如斯夫
  我伸手捧起天地的颤栗,转身,它已把整个白日带走
  
                                        2013年7月4日
  
  
  马启代博客
  http://blog.sina.com.cn/u/3007954985
  
  选编:苍劲
  评论这张
 
阅读(116)|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