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暗焚琴木一点香

落花 心事 人间的旧物

 
 
 

日志

 
 
关于我

曾经品味圣书贤,忠厚传家四十年。 浮世春秋悲铁剑,文章锦瑟断云烟。 手中笔墨描梅落,杯里山河映月圆。 寂寞春心诗恨老,挥毫写意醉秋莲。

网易考拉推荐
 
 

【人在旅途】走马上海  

2014-05-09 18:34:48|  分类: 人在旅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人在旅途】走马上海 - 君无言 - 暗焚琴木一点香
 
 我是第一到上海。
当坐在高铁上,看匆忙的田野在窗外向后奔跑,我一直在想像真实的上海和梦想中的东方明珠有多少重合有多少差距又有多少貌和神离。到达虹口已经是下午,天空蒙蒙下着细雨,潮湿的空气里有一种迷离的气息,那些高耸入云的大楼,仿佛是沉默的主人,用一种近科高傲的眼神迎接我这个风尘仆仆的客人。
除了工作之外,自然要到外滩一看,这是上海对于中国人来说最拿出手的景致,灯火旖旎中黄浦江涛声如诉,五颜六色的霓虹倒映在江水里,对岸的明珠塔、金茂大厦,还有许多说不上名字的高屋建筑灯火通明,而这边的具有浓郁西方风格的建筑群,哥特式的尖顶,巴洛克的拱门,罗马式的墩柱,相对而立,现代与历史。清风徐徐,各种人等在音乐里走过,十里洋场就像一首《夜上海》,显得那么不真实,脚下的每一块砖头都记录着历史,而心中的每一片土地都埋藏着故事,我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一种什么感觉,我一直在想我故乡的小路,以及已经白发苍苍的父母。尽管每一缕空气都是真实的,但这一切都不属于我,甚至不属于这个负重前行的中国。
我看到了南京路,看到了陆家嘴,我也在淮海路的商场里转了一圈,这片生长在长江口的中国最有生机的土地每一个细胞里都散发着商业的气息,匆忙的年轻人脸上都写满了朝气,就像我们生活的国家一样,正用百倍的信心去迎接一个又一个挑战。他和那些坐在弄堂里聊天的大爷大妈无关,他和那些在工场里默默低头做工的人们无关,他和我们这些走马观花来去匆匆的游客无关,他正以自己的节奏和速度,去书写一段有风有雨有泪有恨大气磅礴江河涌流的时代壮歌。

来上海一定要吃最地道的上海菜,这是还没来的时候就做好的计划,朋友介绍上海豫园的南翔笼包一定要吃,老上海人吃饭的地方在黄河路和乍浦路,我们的第一站自然是豫园的南翔老店,蟹黄笼包35一笼,一笼六个,南翔小笼包,汉族小吃,是上海嘉定南翔镇的传统名小吃,已有100多年的历史。小笼包的皮是用不发酵的精面粉做成的。蒸熟后的小笼包,小巧玲珑,形似宝塔,皮呈透明,晶莹透黄,一咬一包汤,满口生津,滋味鲜美。如果吃时佐以姜丝、香醋,配上一碗蛋丝汤,其味更佳。南翔小笼包素以皮薄、馅多、卤重、味鲜而闻名,是深受国内外顾客欢迎的风味小吃之一。 1981年6月起,南翔小笼由嘉定作速冻食品进入国际市场,向东亚和西方各国出口,引起各地饭店竞相仿制。南翔小笼包的馅心是用夹心腿肉做成肉酱,不加葱、蒜,仅撒少许姜末和肉皮冻、盐、酱油、糖和水调制而成。南翔小笼包的馅心还可以随季节变化而变化,如初夏加虾仁,秋季加蟹肉、蟹黄,蟹油。
吃的味道也的确不错,除了贵之外,更重要的是他已经失去了草野的滋味,成了招待外人的一个符号,让我吃不到上海的精神和气味,我决定去黄河路,去体味一下民间,老百姓的酸甜苦辣咸。黄河路离得不远,其实他只是上海一条普通的小巷,两边是过去老上海的筒子楼,五颜六色的衣服晒在阳台上,像万国博览会的旗帜,不长的街上有大大小小的餐馆已有近百家,各种车辆,川流不息的人,空气中弥漫着各种美食的香味,我们可以看到年老的大爷,年轻的姑娘,他们是那样不搭却又是那么和谐的出现在同一个空间里,构成了一幅新鲜生动的,真实而有质感的上海市世图。
我们选了一家门面并不大的小馆,胖脸的老板娘一口上海侬语迎接我们,听我们不是本地人才用有上海味道的普通话表示欢迎,我们点了四喜烤麸、鲜笋炒肉、糟钵头,红的红、白的白,相映成趣,每人点了一份辣肉面,边吃美食,边看路边的风景,口齿留香,心有风光,吃得满头大汗,不亦乐乎。这才是接地气的味道,这才是人世间的感觉,这也算是走马上海最让人难忘的一顿美食。
说实在话,其实我不是很喜欢上海的高楼大厦,在钢筋混凝土的阴影里我有点心窍,有种找不到自我的感觉。我不是归人,我只是过客。游行中我更喜欢一种古老,一种沉淀,一种历史,一种文化,而上海的风光就是这样明目张胆姿肆汪洋、甚至有些夸张的表达着他的现代和后现代,就算是历史文化也要用一种现代来展现。想一想上海其实也沉淀着中国近现代历史的浓厚和宽度,中国共产党的第一次会议,包括鲁迅在内的多少中国文化名人曾在上海居住,而海派文化的积淀又要多少风烟旧事才能写就。我一直试图在寻找上海文化的切入点,寻找上海文化的烟火味,可我仿佛在大森林里迷路的孩子,找不到回家的路。
我是多么想在上海老弄堂里把一碗清茶,看款款的女子如烟似雾,盘着老上海的发髻,唱一曲沪剧,或者着灰色长衫的老者,来一段清口,甚至我想在每一个雨后的拐弯,让我遇见张爱玲,遇见苏青,或者遇见张抗抗、陈丹燕,要不就遇见卫慧、棉棉,我们相视一笑,在她们眼里,我看到了风卷五百年,上海旧如烟。
我在上海,你在人间。
  评论这张
 
阅读(190)| 评论(2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