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暗焚琴木一点香

落花 心事 人间的旧物

 
 
 

日志

 
 
关于我

曾经品味圣书贤,忠厚传家四十年。 浮世春秋悲铁剑,文章锦瑟断云烟。 手中笔墨描梅落,杯里山河映月圆。 寂寞春心诗恨老,挥毫写意醉秋莲。

网易考拉推荐
 
 

【青春旧事】怀念杜建民先生  

2015-08-20 15:03:09|  分类: 唐宋遗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怀念杜建民先生 - 君无言 - 暗焚琴木一点香
 秉笔书古今  桃李满天下  心中尚有司马骨;
呕血追秦汉  学术满经纶  来生再做周濂溪。

文动卅载讲台  汤汤东昌湖泣声;
德映三千桃李  巍巍光岳楼悲恸。

听说杜老病逝,享年七十九岁。
他是我大学的文选老师,人高大,肥胖,一口聊城话。亮亮的额头闪着光泽。那时的夏天有些昏暗的教室里,大头的电扇在头顶有气无力的转动,斑驳的阳光透过高大的杨树落在教室的窗台上,他给我讲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他给我们讲洪泉极深何以窴之地方九则何以坟之。他洪亮的声音带有抑扬顿错的半说半唱的声音穿过那个小城的上空,成为大学时代印象最为深刻的形象之一。
1961年毕业于山东大学中文系,即被分配到聊城一中任教。1974年任校革委副主任。1976年调任聊城县教育局副局长。 1986年调任聊城师范学院历史系讲师。1989年晋升为副教授,1994年晋升为教授。多年来致力于中国古代历史文献和传统文化的教学与研究,发表学术论文二十余篇。其中《“青铜时代”新论》一文提出了我国古代生产力发展水平的演进序列中石器时代是由铁器时代直接取代的全新观点。出版专著有《中国历代帝王世系年表》、《中国古代君主制研究》。
治学严谨,对学生要求也严格。但同学们并不惧怕他,喜欢听他讲课,他也乐于同学生们在一起。
他有两件事让我印象深刻。
一个是关于学习的事情。他说中国古典文学中的经典是要永远铭记的,他说像《桃花源记》等名篇他张口就来。他怕我们不信,放下课本,就给我们背诵起来“晋太元中,武陵人捕鱼为业。缘溪行,忘路之远近。忽逢桃花林,夹岸数百步,中无杂树,芳草鲜美,落英缤纷,渔人甚异之。”他背得及快,没有半点停顿,那些优美的词句仿佛就是他信手放牧的羊群,在草地上自由而放松的奔跑。他硕大的身体随着他的背诵微微晃动,由于长时间站立额头上有些细小的汗珠闪着灿烂的光芒。我原以为只有我记得这件事,可与同学聊起杜老师,大家都记得这个细节。
另外一个也是杜老讲给我们的。说在他大学的时候外语学的俄语,在一次外出游玩的时候看到沙滩上有一个苏联人,他就想上去和他交流,当他用俄语向人家问好之后,人家也很惊奇在这里能遇见会说俄语的中国人,苏联人嘀哩哇啦的说了一通,他一句也听不懂,可又不能示弱,想起课本上学的《列宁万岁》的文章,于是他就向那苏联人背起了课文,那人一看这人不像正常人,便拔腿就跑了。给我们讲这个故事的时候他像个孩子一样张开大嘴哈哈大笑,我们坐在下面也陪着他哈哈大笑。
再见到杜老是我们毕业十周年聚会的时候,那时杜老已经退休,知道我们毕业的第二年还是第三年他就退休,他身体还硬朗,还是健硕,但是已经满头白发,看到我们格外高兴,晚上还和大家喝了几杯酒,他抱起一位同学的孩子,满脸慈祥的手大手抚摸孩子的头顶,问他怎么样,他对我们说:好好好。
想不到杜先生就这样离我们去了,在那边不知还会听到他爽朗的笑声。
无以怀念,心怀悲伤。
写下两幅挽联,以为怀念。
  评论这张
 
阅读(107)|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