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暗焚琴木一点香

落花 心事 人间的旧物

 
 
 

日志

 
 
关于我

曾经品味圣书贤,忠厚传家四十年。 浮世春秋悲铁剑,文章锦瑟断云烟。 手中笔墨描梅落,杯里山河映月圆。 寂寞春心诗恨老,挥毫写意醉秋莲。

网易考拉推荐

绵长悠远的中年诗意  

2017-02-08 14:37:5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绵长悠远的中年诗意 - 君无言 - 暗焚琴木一点香

 绵长悠远的中年诗意

孙书文

男到中年,诗兴盎然。岁月之流行进到中年之时,会打一个别致的“结”,赋予诗作一种意味深长的诗意。《一个男人走着走着突然哭了起来》,是邰筐的一首诗。“一个男人走着走着/就突然哭了起来/听不到抽泣声/他只是无声地流泪”,小卖部、美术馆,铺满落叶的小径,搭配上一个机械地不知其“走”地走着的无声抽泣的男人,何等奇特的意象!那个旁若无人、无声抽泣的男人,一定是个中年男人;一眼即已看到、紧跟其后的诗人也定是一个中年男人;能进入这诗作的,也一定是一个中年男人了。何谓中年?是一段明确的年龄?有着哪些明确的特征?似乎没有什么过渡与征兆,中年来袭,一下到了中年。男性的中年感,格外强烈。身体亏损,倦意丛生。更重要的是一种中年感:有了固定的人际关系圈,于是有了许多不得不做而又不愿意去做的事;有了相对稳定的人生保障,于是有了可以一眼看到底的人生轨迹。“一眼看到底”啊,满含无奈,但又充满自信:我既已如此,该经历的都经历的,再差也不过如此。颇有些荒诞。男到中年,内心柔软,那位无声流泪的男人的泪水,“最后全都汇集到/我的身体里/泡软了我早已/麻木冷酷千疮百孔的心”。男到中年,天下一家,“我拍拍他肩膀关切地/叫了声兄弟/他刚刚点着的烟卷/就很自然地/叼到了我的嘴里”。男到中年,诗意无限。

尹永海的诗集《时光书》,是富有中年诗意之作。他在《确认世俗里的我》中写道:“男 中年/内心有莲的干净 外表有尘的风情/一个在天堂里赤身裸体 种花种草饮露餐风/一个在人世里戴着面具 结婚生子说谎拼命”。诗写于2015年。中年诗意,在时光中书写。

《时光书》,是写时光之书,也是时光熔铸、打磨之书,是诗人的“诗意栖居”的履历。没有一位诗人能在自己的诗作里把自己隐藏;纵使隐藏,隐藏本身所透露的讯息要比他所有意隐藏的内容更多更鲜明地“天理昭彰。从《时光书》看,诗人的诗兴起于乡土:“北匣石 是我的家乡”(《关于冬季》),我们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石头盖了房子/河水浆洗衣裳/在一条崎崎岖岖的生命线上/我们活着并且成长(《读一位老农的手掌》), 麦子 我乡下唯一的亲戚(《收割》)2002年,他的诗随着爱情生长,“我们是爱情和诗歌”(《静物或者爱情》(组诗))。五年后的2007年,在他的个人的诗史上,应是一个别有意味的、重要的一年,那一年,在他的“诗”路上一定发生了不同寻常事情。他到了拉萨、写了《无题三首》,“那时诗歌正在燃烧 灰烬越来越少/我混乱的内心/已经在这个长满叶子的夏天/无故死掉,我穿着一条白色的长袍 慢慢地融入在睡莲的泠泠寂寞中”(《无题三首》)。从中外诗歌史上看,但凡《无题》诗都是诗人“呕出心来”之作,情思郁结,无以命名,于是强命之曰命《无题》。“春心莫共花争发,一寸相思一寸灰”,李商隐的无题诗都可如是观。2015年,他创作了一组非常别致的草木诗,写中国古诗中常见的有高格调之草木,如梅、兰、竹、菊,如桂花、荷花、水仙,也写凡常之物,如榆叶梅、甚至如苹果,颇有追慕《诗经》的味道,要使读者从其诗中“多识于鸟兽虫鱼之名”,诗作在风格上也有了大的变化,更从容、淡定,生活无处不是诗,甚有中年诗作的意味,但同时也能读出他突破自己诗路的努力。

《时光书》,跨越十几年,一以贯之的是“讲究”二字,有一种苦吟的风度,有一种打磨的力度。二十世纪三十年代的诗人朱湘曾言:方块字先天适宜用来作诗,每一个字都是一首绝妙的诗。尹永海写诗,很有中国风味,中国传统的音韵,中国传统的意象,中国传统文化的精神,都在诗里隐藏。“我穿着一条白色的长袍/慢慢地融入在睡莲的泠泠寂寞中”(《无题》),他用极讲究的“言”,刻画极蕴藉的“象”,传递极悠远的“意”。他一手写古体诗,一手写自由体诗,这种有意无意的苦练,能让他把文字的诗意晕染出来。

尹永海的诗路,越到后来,越有一种内敛的力量。他后期诗作,一行一般要两三个诗句,铺排在那里,像是一篇一篇的散文诗。

登高望远  不承露迎寒  开一朵为九月九的家书

开另外一朵  为红尘之中漂泊的人

寒意从落叶之末深入肉体  做谦谦君子还是做孤家寡人

霜凝胭脂  醒来连燕子也离家出走

在日记里记下:空。菊花酒。心绞痛。天气晴。(《菊》)

他似乎并不顾忌诗句之散,炼字炼句炼意,都显得有些“随意”。一首诗诗横陈那里,在看似简淡之中,又有别一番滋味。他把诗做得很精致,把诗行做得很绵长,一行短短的几个字已不能容纳他的诗思。他细细地去品味身边的凡常之事,那些花朵,岁月,人世间的再平凡不过的事情,才会有声有色、“花枝招展”,带着纷繁的故事来到他的笔下。在这精致之中,透出诗人式的孤独。诗论家唐晓渡曾言:“诗是人类与宇宙、自然、社会和自我的连续不断的对话,是洞察并揭示生活秘密的最直接和最强有力的方式。它天然地具有一种灵魂探险的崇高意味。”(《不断重复的起点》)尹永海的诗意对话,有着别一样的风味。“世间的万物都这样安详地迎接早晨的到/这就是我想要的/小生活”(《小生活》)。

为什么写诗?诗人何为?每位诗人都会遭遇这样的问题。清代初年的袁枚在《随园诗话》中曾引王西庄语:“所谓诗人者,非必其能吟诗也,果能胸境超脱,相对温雅,虽一字不识,真诗人也。”有诗意之人,方能写出真诗;其实反过来说,也未尝不可:写诗的过程,也是诗意之人的铸造。他写一草一木,写一个又一个节气,他在有意建立自己的“私人”的诗的辞典;他让诗与自己的生活丝丝入扣、相互纠缠,让敏感的诗心自动地流出属于个性独具的诗篇;他静候“珍贵的庄稼成熟了”,“收割着思想的谷粒,获得了人的完美的命运”(巴拉丁斯基语)。这与大诗人普希金在《秋》中所描摹的状态何其相似:“在甜蜜的静谧中,我忘了世界,/我让自己的幻想把我悠悠地催眠,/这时候,诗情开始蓬勃和苏醒,/我的心灵充塞着抒情的火焰;/它战栗,呼唤,如痴如醉地想要/倾泻出来,想要得到自由的表现——/一群无形的客人朝我拥来,他们是我的旧识,/是我久已蕴育的想像的果实。”《时光书》正是尹永海诗意铸造之书。爱诗之人越来越多,写诗之人越来越丰富,这个世界才会诗意充盈。

 

20161021日于昆嵛山

  评论这张
 
阅读(84)|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